人体潜意识和疾病的关系

时间:2021-03-18 点击:244 发布:admin

人生病,看似肉体出了问题,其实还有更深层次潜意识的心理问题,尤其是疑难杂症,是生命出了问题,要远离疾病,对潜意识的研究是不可或缺的存在!未来医学,正在从机械唯物论的医学模式,向能量医学和意识医学方向发展。

西方医学之父,古希腊的医圣希波克拉底在公元前就指出,身体内的自然力量是真正的治疗者,体内的自然疗愈力是获得康复的最大力量。其实这个人体体内的自愈力,也和人的潜意识息息相关。肉体之外的潜意识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存在,用的好,可以从正向无极限的放大,用的不好,也可能走向反面。被确诊为绝症的患者,有的人放下一切包袱,周游世界一圈之后,绝症完全消失的大有人在;也有人在被确诊后瞬间灵魂奔溃,快速走上不归路,是今天我们大多数芸芸众生的真实写照。如何去用好自己的潜意识,对于把健康放在第一位的现代人而言,是没有办法回避,绕不过去的现实存在。

作为医者把病和病因(潜意识情绪)完全割裂,认为疾病是独立于肉体之外的物质存在,把瘤子简单割除,把病灶一切了之,控制血糖,控制血压等等就认为疾病好了,仅仅局限于肉体层面的治疗观念非常狭隘。肉体和显意识浮在水面上,看似主宰着一切,其实浮在水面下的潜意识才是决定一切的王者!

人类的潜意识是非常巨大的,无论你想什么,不管是对是错,他都统统接受,如果是正面的,积极的,就会给人带来正面的积极的改变,但如果是负面的,消极的,潜意识也会接受,很多人不懂这个规则往往吸引到他不想要的负面的东西,人的疾病也是如此,很多严重的疾病由于病人采取良好的心态,发生医学奇迹,不治之症奇迹般的痊愈,但也有很多人的疾病是由于潜意识而产生疾病。

当人类接受了错误的医学观和疾病观后,必然会直接影响人类的意识,而人类的意识一旦出现了偏差,必然导致对待健康、对待疾病的行为也出现偏差。

从人类各种疾病产生原因看,我们的医学往往过于偏重疾病产生的物质原因,忽略或轻视精神因素所导致的疾病原因,更没有重视人类意识本身所直接制造的大量疾病。在这里首先让我们一起来思考几个问题:“人得病的第一依据是什么”?是症状!除了例行的体检外,临床所做的各项检查,往往都是针对“病人”求医时自述的不适症状而采取的相应措施。有了不适的症状,人感觉不舒服了,才会想到去医生那里检查,找出引起不适的原因,给予对症的治疗,以消除身体的不适。这是人得病、求诊、求治的逻辑关系。任何一个精力旺盛、身体无任何不适的人,通常是不会无缘无故地往医院跑的。

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:“什么是症状”?是人体不舒服的感觉!这应该是没有争议的。请大家注意了:“症状”是人体的“感觉”,既然是感觉就可能出现两种情况:一种是身体的确有病而导致的不舒服,这是一种客观的感受,通常可以在临床检查中得到证实或确诊。另一种则是身体并没有什么病变,同样也感觉不舒服,这极有可能仅仅是主观的感受,是患者的潜意识直接制造出来的不舒服。

人类的意识是无所不能的。它不但能创造文明、创造物质、同样也能制造出大量的症状——疾病,甚至还可以制造出疾病的终极——死亡。尤其对某一种疾病的恐惧观念,在不断得到强化、并形成人类的群体意识时,潜意识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制造出死亡来的!对人类的“恐癌”效应所导致的“绝症意识”,是造成当今癌症死亡率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再举一个潜意识制造疾病的典型例子:这个例子发生在1987年美国加州的蒙特利公园的一场美式足球赛中。有四个观众无明显原因地病倒了。症状表现为恶心呕吐,诊治医生经过了解,发现这四个人都喝了看台下面的自动售饮料机中的饮料。如果机器遭受污染的话,要避免更多的人得病,最稳妥的办法是立即通过播音告诉全场的观众,不要去买这些机器所售的饮料,以免引起更多的人中毒。主办单位十分负责,马上播音通知全场观众。可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看台四处的人们一听到广播,不少人开始呕吐昏倒,许多人逃离比赛现场,将近200人突然病得无法移动,加州五家医院的救护车被紧急调动抢救病人,总共有近100人接受住院治疗。可调查化验后发现自动饮料机中的饮料没有任何问题。当这个消息一宣布,尚未被救护车拉走的“病人”立即康复了,而医院里的病人也好转出院了。这是一出潜意识制造疾病的典型案例,类似的例子可以说比比皆是。

有几位朋友一起去吃宵夜,同行中有一位女士,边喝边吃边聊天,享受着劳碌一天后的轻松。突然一个朋友用筷子指着一盘菜中的黑块说:“这菜里有苍蝇”!同行的那位女士立即呕吐起来,并马上跑着去了洗手间。几个人同时凑过去想看个仔细,原来是炒菜葱花太焦了而变黑的,大家埋怨那位朋友不看仔细就一惊一乍的,搞得大家没胃口。既然不是苍蝇,就继续吧。可我们那位女同胞进了洗手间半天没出来,大家都很纳闷,当女同胞脸色苍白的出来了,嘴上还捂着手帕,平日脸上的光彩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大家关切地询问她怎么啦?她说在洗手间里不但吐的很厉害,而且还腹泻拉稀了,她不依不饶地要打电话告饭店。大家告诉她刚才朋友看到的不是苍蝇,并把炒焦的葱给她看,这才使她恢复了平静,苍白的脸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红晕。

潜意识制造疾病的过程之快,实在令人难以想象。一句话刚说完,潜意识立即就制造出症状来了,要说呕吐也许可以理解成心理因素所致,可腹泻的症状总得有个过程吧,人吃的宵夜刚开始,胃里都没有多少东西,怎么马上就影响到肠道了呢?!可见人类的潜意识在制造疾病和症状方面的能力,同样是我们的医学所无法估量的。

潜意识作为人类显意识(浅表意识)的深层记忆,在人类身上是这样,甚至在动物身上也一样。70年代中期,美国罗切斯特大学心理学家罗勃.艾德调查精神/社会因素——行为/信念及人际关系对健康的影响。艾德用老鼠做了简单的刺激/反应实验,想让老鼠将呕吐的感觉与糖精水联想到一起,先让老鼠喝了糖精水后,再施加会造成强烈呕吐的药物,药物只用了一次就足以使老鼠的潜意识“记住”了糖精水会引起呕吐。后来只要一喂老鼠喝糖精水,便发生强烈的呕吐,根本不需要再用药物,实验是直接而成功的。然而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副作用,许多老鼠服了糖精水后死了,艾德无法弄明白,它们本来是健康的,而且实验过程中被照顾得很好。原来问题出在制造呕吐的药物中——环磷酸胺基。这种强烈的药物不只是造成了老鼠对糖精水能引起呕吐的“记忆”,同时还造成了老鼠潜意识对糖精水抑制免疫系统的“记忆”。无论何时,只要这批老鼠一喝糖精水,就立即出现呕吐并抑制其免疫系统,这使得它们对炎症更开放,死亡的数量大过预期。

既然讲到潜意识是无所不能的,那么潜意识能制造出疾病来,那么潜意识能否修复疾病呢?回答是肯定的!人类的行为分外在行为和内在行为两大类,无论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行为,其实都是在自身意识的支配下完成的。而人类的内在行为,几乎包括了所有医学界所创造出来的人体生命活动的用词;如内分泌、脏腑运动功能、细胞活动、免疫系统、自愈修复系统、再生系统、循环系统等等所有人体内部的生命活动。问题的关键是:潜意识在碰到“情况”时,发出什么样的指令?潜意识对我们的身体发出指令时必须有根据,也就是说根据什么发出指令?是修复疾病的指令还是制造疾病的指令?是潜意识中已经形成的观念!观念是潜意识甄别各种外来信息、并对身体发出相应指令的根据!

当美国加州蒙特利公园的比赛场上,喝过自动售货机中的饮料的数百位观众,听到广播员告戒机中的饮料已经变质,会导致急性疾病的时候,一种喝了腐败变质的饮料会引起急性消化道疾病的观念,便立即被启动了,潜意识迅速做出反应,并对身体发出把喝下去的饮料吐出去的指令,于是数百位本来没有急性消化道疾病的观众便同时出现了呕吐现象,观众群中此起彼伏的呕吐现象,加上急救车发出令人恐惧的警报声,又变成了更为强烈的直接的感官信息,更强化了播音员发布的疾病信息,并被显意识迅速扑捉并输入到意识深层,使得“我喝了该死的饮料已经得病”的信息,被迅速强化、夸大,于是潜意识又迅速发出了得病应有的全身反应的指令,200多位观众立即“病”的全身无力,无法挪动了。

当“售货机中的饮料没有问题”检验结果一公布,所有病得死去活来的患者,马上又康复了,已经住院抢救的病人得到这个消息后,也很快康复出院了。这个事实的本身,进一步证明了潜意识的无所不能,当这些“患者”的显意识收到“饮料没问题”的信息后,潜意识又发出了正常的指令,所有患者的症状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让我们一起来分析引起这次典型事件的几个关键词:

1)饮料;

2)消息;

3)症状

饮料:售货机中的饮料是真实存在的(先不谈有没有变质,因为这并不重要)。

消息:饮料有问题——导致数百人得病。

饮料没问题——使数百个急需抢救的“重疾患者”旋即康复。

症状:急性呕吐、全身无力以及其它症状是真实的。

在这三者的关系中,我们用因果关系来进行分析,事情就一目了然了。首先是造成数百人得病、动用了五个医院的急救车抢救病人、以及所有病人又突然自然康复两个不同的结果。

那么造成这两个不同结果的因是什么呢?

事情由广播员告戒公众不要喝售货机中的饮料而引起的,是饮料吗?显然不是!饮料是无辜的,事后的检验已经证明了这一点,病人的康复更证明了这个不争的事实!

结论只有一个,是信息——是一个疾病的信息,是喝了这些饮料会得病的强烈的信息。

这个事件虽然已事过境迁,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,但类似的事件还在我们的周围不断的发生,对典型事件的深入思考,是人类在偶然的事件中发现必然规律的途径。因此,就这件事件的本身,来一个“小题大做”是应该的!对事件本身发生的原因和结果,应该引发我们对现行治疗思想和手段的深层意义的思考!

从物质的层面去理解的话,这些饮料并没有变质,因此饮料本身对这数百位观众身体的作用理应是无害的!可呕吐是真实的,200多位“患者”,感到浑身无力,无法挪动身体的症状也是真实的。如果仅从症状看,医院所采取的一切抢救措施,输液、抗生素治疗、止呕吐的药物治疗,应该都是无可非议的。尽管这些治疗本身所使用的手段和药物,或多或少都会给患者的肌体带来程度不同的伤害,也是临床医学中所允许的,因为对于医生来说,对症治疗是经典医学的必要手段。但假如我们把这一切连贯起来分析,结论也许就不一样了。因为这些患者并没有真正饮用有害物质,饮料本身并没有伤害他们的身体,伤害身体的仅仅是赛场广播员根据组织者的要求,播送了一条看不见、摸不着、没有经过任何证实的消息,导致数百位观众“得病”了。而错误的消息得以纠正,这数百位“患者”不用任何药物就康复了。

倘若我们事先了解了这一点,那么紧急动员五家医院的救护车,以及近100位患者的住院抢救,使用了大量对人体有害的抗生素和止呕吐药物,是否真的必要呢?也许读者会说:“你这是事后诸葛亮”!是的!许多人采用事后诸葛亮似的埋怨,自然是于事无补的。如果换成深入的思考,从而对现象发生的本质有所觉悟,发掘出人类潜意识制造疾病症状的机理和规律的话,对完善人类的医学思想将是十分有益的!

人体生命活动,尤其是人体内部这个复杂的生命活动的系统,对于今天的医学科学来说,还有数不清的疑团。按照现代科学只注重微观物质研究的思维方式去研究生命,恐怕永远无法揭开人类生命活动的内在关系,也无法甄别现实中的病人,哪些是他们自己的潜意识制造出来的呢?!对于潜意识接受不良信息所制造出来的各种疾病,物质的医药又能真正起到多少积极的作用呢?也许不少临床医生会反驳,用他们在临床中治疗有效的大量病例来证明。我不会怀疑他们所采取的对症治疗是有实际效果的,但也许连医生们自己都搞不清楚,哪些是药物在起作用?哪些仅仅是患者接受了“药物能治病”的信息后,患者自己的潜意识对肌体发出了“改善症状、康复疾病”的指令后所取得的?这种现象被医学界称之为“安慰剂效应”。难怪美国不少医学科研人员指出:现代西医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安慰剂效应取得疗效的,同时又是依赖安慰剂效应而生存的。

疾病和情绪息息相关,是你过去的生活习性,在宇宙遨游中肉体和潜意识共同留下的痕迹写照,看似突然发现了高血糖,高血压,癌症,但疾病绝不是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厄运,在绝症到来之前,老天会给你无数次的提示,让你这里不舒服,哪里痛一下,让你一段时间之内睡不着觉,可是对于这些老天善意的提醒,我们仅仅想简单粗暴的隔离而已,根本无暇从内心去反思!为什么睡不着的是我,为什么得病的是我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